李维安:监管部门应升级上市公司绿色信披要求,有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仅一页

  企业ESG创新与中国式现代化高峰论坛于2023年6月30日在北京举行。南开大学讲席教授、中国公司治理研究院院长,原天津财经大学校长李维安出席并演讲。

  李维安建议,强化ESG制度供给,推动上市公司完善绿色治理体系。他认为,监管部门应该推出适合国情的上市公司绿色治理准则,包括信息披露指引。此外,应该升级上市公司绿色信息披露要求,引导上市公司提高绿色信息披露质量。要根据不同行业特点,出台上市公司分行业ESG信息披露指南。充分发挥国有控股公司ESG实践起到标杆作用。要推动第三方机构参与监督上市公司ESG的信息披露。要持续推广ESG股价指数,在资本市场引导价值投资。

  “从披露的具体状况来看,我们社会责任报告是自愿性的,内容参差不齐,比如有的页数,最少的一页,就仅仅一页,说我也是社会责任报告。页数最多是213页,当然我们不能用页数论高低,但是就看到你披露的不规范、不一致,因为是自愿性的”,他说。

  以下为演讲实录:

  李维安:主持人,各位嘉宾、各位企业家,大家好!首先祝贺ESG创新与中国式现代化高峰论坛的召开,很高兴有机会就ESG这个问题进行交流。

  大家知道,我们国家提出的绿色发展,包括国家治理体系、治理能力的现代化,这些国家战略的叠加,实际上就需要对接国际ESG的趋势,这是我们国际接轨在企业层面难得的国内外一致的行为。

  现在我们所有在国际上的融资或者是投资项目,往往都要进行ESG的评价,但是我们面临一个ESG被低估的风险,也就是说,在ESG整体的,比如说A股上市公司,在同类企业、同样规模的企业,我们一般的评分相对较低。同时ESG市场,作为责任投资或者是泛ESG公募基金,我们不断地扩大,2020年到2022年就增长80%,今年这几个月有增长的非常迅速。去年就达到5000多亿,一般来说ESG分数每增加一个标准差,股票收益平均高出2.59%。根据A股泛ESG公募基金规模测算,我们的ESG分数每表现一个标准差收益相差129.5亿元,这就是说ESG被低估你的融资成本增大,或者是损失一定的投资机会。

  在这种背景下,我们就非常迫切了。大家知道,公司是早就存在的,关注的是所有和支配、控制的关系,这时是追求股东利益最大化,公司是追求利润的最大化。后来发展出公司治理,就是G,提出利益相关者,这时候公司就是追求公司价值的最大化。再进一步发展,我们说提出一个S,就是社会责任,这时治理主体就更扩大了,扩大到包括社区、社会等等。再进一步发展,就增加了一个环境E,也就是我们面对的不仅得负社会责任,而且对环境的友好。因此,进入了ESG的时代。

  所以你看这个发展是一脉相承的,就是我们发展是从治理、社会责任到ESG,也就是G、S、E的发展。现在我们提倡叫重视ESG,是这么一个大的背景。

  从这个看出来,ESG我们现在翻成环境、社会、治理,从字面上讲,实际上这就是要求企业在做治理的层面,不光是重视本公司,也要重视社会责任和环境。也就是说,我们所重视环境和社会的治理,就是绿色治理。实际上这是ESG的实质,不是字面翻译的意思。

  从国际上的发展,我们知道很多国家,前几年已经有五十多个国家1700多家投资机构、融资机构现在都翻倍了,就是在融资、在投资、在各个方面,包括扩展到上市公司都要求ESG披露了。

  ESG的实质,刚才说实际上就是绿色治理,因为我们知道美国商业圆桌会议一百七八十家,在疫情前,2019年已经定义发布了企业的目标,就是从股东利益到员工到其他,实际上就是一个美好社会。美好社会,肯定离不开环境。所以环境与社会的因素融入到公司治理,这就是绿色治理。

  这里面的绿色,我们不仅是一个E,不仅仅是自然绿,还有一个是社会绿。我们的自然绿+社会绿,并且统一到你的公司治理里面,这就是绿色治理。所以大家知道,我们现在很多漂绿、洗绿行为,也就是一个你公司治理做得不好,损坏投资者利益,你却说我是绿色的,只不过是在绿色行业,所以就像康美药业这样的公司,就是绿色行业的黑色企业。另外一种,就是你光有环境绿,你对员工、对社会达不到包容性,你这种绿就是漂绿、洗绿、假绿。所以我们现在做ESG不能做表面文章,实质上进入绿色治理的认识,就是从实质上来看的。

  ESG导入以后、绿色治理导入以后,这个评价体系我们知道发生了变化。为什么进行这个评级,如何建立一个公司的ESG机制,体现在不光是战略层面,从你的机制层面、各个层面确认。同时,如何构建一个与ESG相适应的价值共创价值,这都是新的问题。也就是说,现在业界把ESG作为企业的第四张报表,因为它带来了价值测度、价值估值、价值共创体系的变化,也反映到ESG评价当中,我们做过绿色治理评价,然后把绿色治理ESG作为它的股价指数,跑赢大盘,走势上证明了ESG做得好的公司,在社会上、在投资者、在被一般的公司都认为是负责任的或者是可持续的投资,因此它有好的估值和表现。

  我们做指数,同样跑赢了专题指数,也说明搞好ESG能带来什么,也就是带来治理议价。

  按照现在很多公司说我的评分低估,有的说我做到了,但是评的低,其中一个很快重要的方面,就是你的信息披露上没有做好。也就是说,我们去年给上市公司协会转交证监会,我们专门做了我们国家目前ESG披露的现状,到底哪些方面影响你的评价。今年的报告正在做,从去年的情况来看,因为我们现在上市公司,还仅是自愿性的披露社会责任报告,从社会责任报告来看,A股上市公司发布的比重是越来越大。如果从绝对量来看,占1/3左右,还不到。泛ESG披露,我们说泛ESG报告里面披露,就是把社会责任报告、可持续发展报告和ESG报告放在一起,我们的整个披露当中有1300家左右,其中1157家是CSR,仅有178家披露ESG报告,所以这个比重还是很小的。也就是说,我们做了,但是没有披露,也没法对你评价。

  从披露的具体状况来看,我们社会责任报告是自愿性的,刚才我说了比重,但是内容参差不齐,比如有的页数,最少的一页,就仅仅一页,说我也是社会责任报告。页数最多是213页,当然我们不能用页数论高低,但是就看到你披露的不规范、不一致,因为是自愿性的。

  从这样的情况看,我们说怎么样从社会责任披露报告到ESG,这个任务是很重的。从ESG批论的具体内容来看,从环境(E)的披露维度来看,以文字性描述等定性形式披露信息的公司比较多,缺乏定量信息作为支撑。

  包括对三废的排放,怎么样降碳,这些有的还是光有定性的评价,这显然是不够的。

  再一个对社会(S)的披露,对公司内部员工相关的责任绿色情况披露比较多,现在也认识到,我们的员工是社会责任的一员,有社会责任,但是对债权人、投资者、社区公众等外部利益相关者的责任绿色情况披露比较少。这就显示它的局限性。

  今后我们知道,很多方面的披露,像碳金融交易、绿色股权、绿色债券等,潜在的环境风险,这些基本上披露的很少。我们现在对安全生产制度,绿色捐赠、基金这些披露比较多。

  再一个治理(G)的披露来看,已经把绿色很多在董事会当中融入了发展战略,站在治理架构和机制方面还较为薄弱。一般仅仅是在遵守环境法律,在基本的合规上做到了。这还是有局限性的。

  因此,从这个意义上讲,我们现在当务之急很重要的一个,就是你把ESG认识到它实际上是治理的一个升华,就是绿色治理。在这个意义上本身,你做了还要进行披露。这样你才能在评价当中、在评分当中得到体现,从而降低融资成本,增加一个投资者机构对你高的评价。

  从信息披露这个角度我们提出几个建议:

  第一,强化ESG制度供给,推动上市公司完善绿色治理体系。在这个方面,监管部门应该推出适合国情的上市公司绿色治理准则,包括信息披露指引,这样有我们的标准,包括我们的标准要体现我们的一些特色。你想我们在扶贫方面做的、投入也很大,从民营到国有,但是很多指标在评价当中体现不了。这就说明我们需要提出这方面的意见和建议。最近大家知道,新版OECD G20治理准则全球通用,也提出来,关于可持续发展,其中也有ESG的内容。这些内容如果我们自己没有标准,就很难在国际规则里面榕树我们的内容,让我们的企业在评价当中取得好的位置,也就是我们在制定标准的时候的话语权。

  第二,升级上市公司绿色信息披露要求或者我们叫ESG的披露要求,引导上市公司提高绿色信息披露质量。我们觉得现在监管部门可以“不遵守就解释”的半强制性披露,然后分行业、分期,逐渐地应该让所有上市公司纳入ESG披露范围。这个任务虽然很重,但是要很快地国际上接轨,而且要规范披露相关的定量和实质性信息,不能避免空谈口号而务实不足的“漂绿”行为。

  第三,要根据不同行业特点,出台上市公司分行业ESG信息披露指南。因为现在有些环保行业,提出一些强制性要求,行业我们知道ESG不光是批论环境绿,也要披露社会绿,怎么样使社会责任报告升级到ESG披露报告。

  第四,充分发挥国有控股公司ESG实践起到的一个标杆作用。现在看来,ESG披露报告的质量和内容,国有控股的表现相对较好,并且国资委今年要求所有上市公司,就是央企控股的上市公司全部今年要披露ESG报告,这样就先行一步,在这样先行一步的情况下这个头儿要带好、这个标杆要带好,这样对我们整个提升所有ESG的标准和实际会起到一个好的带头作用。

  第五,需要推动第三方机构参与监督上市公司ESG的信息披露。在这个方面,因为第三方机构在推进全球ESG方面起到了很大作用,包括在评级,我们应该推动、发挥这方面的作用。

  第六,要持续推广ESG股价指数,在资本市场引导价值投资。我们说ESG作为第四张报表导致了价值投资的价值侧度估值的一个新的变化,我们现在讲中特估体系,中特估体系如果做实,能真正起到一个价值引领作用,不是到最后估值上做,而是从开始价值创造、价值引领、价值实现上,如何要做好。通过导入ESG,这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尝试,这样使我们的资本市场带领正能量、带来正回报,使我们的经济在发展的同时,回馈给广大的投资者,这样使我们的第二大经济强国在ESG方面,同时在给投资者回报方面名符其实,这样企业才可能持续发展,经济才可能持续发展,成为负责任、讲价值的可持续的经济体系。

  我的报告就到这儿。谢谢!

  新浪声明: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,未经演讲者审阅,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梁斌 SF055